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厦门的士整治开出首张罚单 哥哥连累弟弟齐被除名
  
  来源: www.nbol.net.cn 点击:1701

■涉及的出租车

■有关车辆在现场进行了调查。

今天早晨,市交通管理办公室对出租车进行了专项整治。自从:元兄弟的非常规运行以来的第一张票被列入“不信任名单”,禁止在厦门继续开出租车。

实际上,是兄弟在制造麻烦。他的弟弟袁只有一个资格证书,没有就业证书,不能按规定开出租车,弟弟“双证”齐全后,他会开车去弟弟的车上。不仅如此,袁在运载乘客时没有撞到桌子上,还与现场的女乘客发生纠纷,甚至开始殴打他人。兄弟的邪恶行为困扰着他的兄弟,兄弟俩都被列入“不信任名单”。

[经]

如果要价50元,就会开始打电话给女乘客

7月3日晚9点,小丽(化名)和女友从厦门前往厦门。他们在厦门北站乘坐“湘安”出租车,准备去集美的一家旅馆。司机是袁。袁没有打手表,直接要求50元。小李质疑,袁说:“我们是这样的,一般不会打表。”瞧,小莉什么也没说。

几分钟后,袁某带着另一名男乘客去了岛屋。这次他击中了手表。

小李认为袁某欺负外国人,当时正要下车。 Yuanmou拒绝让他们去找他们:“如果您下车,您必须支付50元!”

就这样,小莉和女友被拉到了钟楼。

小李对袁某说33,360:“您为男性乘客支付多少钱?我们可以支付多少钱?这总是可以的吗?”

袁不同意,坚持要价50元。这个价格比男性乘客支付的价格还高。

小李很生气,想看车牌。结果被袁推倒了。见袁,也是要打人,小丽和女友朝不同的方向跑去,一边奔波求救。小莉停下了另一辆出租车,刚坐下,她被袁某抱起,从车上抓起头发。

没办法,小李不得不付款。我的口袋里只有7元钱,我的钱包就放在女友身上。袁不满意,舔了几次小李的头发。与小丽同车的男乘客尚未离开。他忍受不了,守着小丽,并表示愿意帮助她付款。

短时间内,警察赶到了现场。但是袁某已经把汽车开走了,另一辆出租车实际上把小李的行李拉走了。

[追踪]

GPS +监控,所涉及的驱动程序被拔出

事件发生后,市交通部门高度重视。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和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安排专人对此事进行调查。

但是,小李提供了有限的33,360个。她刚刚在后座看到一张发票,上面有翔安公司的公章。她没有在车上看到公司的头灯。是“湘安”出租车吗?未经证实。但是,她很清楚地记得:的驾驶员特征:“头扁平,略带脂肪,戴着眼镜”。

运输部门首先从湘安公司检查了出租车。根据小李上下车的时间,我通过厦门信息集团卫星定位公司发现,厦门北站和中寨有33辆翔安出租车出现,逐一比较了行驶轨迹和驾驶员照片,小李鉴定,被小李排除。

调查有麻烦。调查人员怀疑所涉车辆可能出现GPS故障或假出租车。

交通运输部门要求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并通过一路监督公安,逐一检查。

厦门岛外的厦门大桥的高清监视抓获了疑似车辆,驾驶员也“平坦,略胖,戴眼镜”,时间也正好。工作人员将照片传递给小丽,小丽确认:是“他”。

市政运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介绍说,7月11日下午4点左右,所涉车辆的位置已被GPS锁定。考虑到驾驶员可能不是湘安公司的雇员,他们与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总队直属支队的执法人员并未惊蛇,而是追踪了截获情况。

在杏林,涉案车辆被截获,当时是袁某开车。

[处理中]

汽车被移交给无证件人员,弟弟也要负责。

停车后,袁某不予配合,拒绝提供驾驶证,资格证书等有关文件。执法人员看着乘客的出租车,没有找到袁的工作证明。随后,执法人员联系了警方,并将袁某带到了被派出的笔录中。面对铁证,袁远承认自己殴打了乘客并要求他支付50元。

经过调查,袁某本人只有资格证书,没有就业证明,也不能开出租车。这辆车不是给他的,而是给他的兄弟的。确切地说,元属于无证件职位。

昨天,市交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的直属部门对袁及其兄弟罚款500元。

今天早晨,城市交通管理处对他们处以罚款。元没有证件,议价甚至殴打乘客,造成不良影响。他决定将其直接包含在“不受信任的列表”中,并没收涉及的车辆。尽管他的弟弟有完整的证件,但他必须将汽车移交给无证件。他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列入“不信任名单”。同时,要求湘安公司内部整顿,加强管理。

因此,在厦门的出租车行业中,一旦它被列入“不信任名单”,就意味着厦门的出租车无法开张。

过去,根据诚信评估管理的有关规定,驾驶员违反诚信规则的扣分为20分,有进行再教育培训的机会,考试不合格方可纳入考试范围。 “不可信列表”。这一次恰好是出租车的特别整顿,因为出租车不规范操作,从重罚开始,不再组织再培训考试,而是直接列入“不可靠名单”。

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副所长林绍雄说,带旅客行李的出租车也已被锁定,目前正在调查中。

友情链接:
久治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nbol.net.cn 技术支持:久治资讯网 | 网站地图